外汇周评:美元呈避险特性,货币当局叹苦经利空欧系货币

美元指数时隔一周重新走强,累计上涨近1.1%至105.266。尽管在美联储积极收紧政策的推动下,引发对美国经济放缓的担忧,但面对全球经济衰退风险,美元会更多呈现避险货币特性。美国滑入衰退而不拖累世界其他地区的可能性极低。欧元兑美元下跌逾1.2%至1.0423。尽管欧洲央行将在7月启动近十一年来首次加息,以给火热的通胀降温,但相对美联储而言,欧洲央行决策面临较大局限性。英镑继续被抛售,兑美元汇率下跌近1%,创两周新低至1.2048。原因是投资者担心英国经济严重放缓、通胀过热以及与英国脱欧相关的政治不确定性增加。尽管盘中续创1998年9月24日以来新高至136.997,但美元兑日元目前近乎持平135.20。虽然防范日元过度贬值的立场没有改变,但日本当局也在将注意力转向日元大幅上涨的风险,越来越不得不提防日元反弹。

鲍威尔不敢打包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欧洲央行论坛上发表讲话指出,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持续通胀,而不是加息使经济放缓太多。在避免经济衰退的情况收紧货币政策是可能的,但不能保证。

自3月以来,美联储已将政策利率上调了150个基点,其中上个月一次性加息75个基点,创1994年以来最大单次加息幅度。市场押注美联储7月份还会加息75个基点。

富国银行驻纽约的外汇策略师Erik Nelson表示:“在我看来,鲍威尔听起来相当鹰派,他是要先发制人,抢在通胀预期出现任何失控之前动手。我认为,这可能与过去几个月市场对他们的看法有所不同,似乎他们将采取主动而非被动的态度。”

RBC Capital Markets策略师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由于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剧,美元市场人气一直在恶化,但孤立地关注美国的增长从来都不是交易美元的好方法。”

道富资深全球宏观策略师Marvin Loh说:“如果有一个总体主题,那就是在这段不确定时期美元走强,我预计这种不确定性至少会持续到夏天,直到我们更好地了解通胀情况。”

欧洲央行决策空间局限性大

本周公布的欧元区6月CPI年率初值录得8.6%,续刷纪录新高人们普遍预计,欧洲央行将在7月启动近十一年来首次加息,以给火热的通胀降温。

拉加德表示,央行将逐步采取行动,但可以选择对中期通胀的任何恶化采取果断行动,特别是如果有迹象表明通胀预期脱离锚定。她还指出,大流行之前的超低通胀时代不太可能重现,各国央行需要调整,以适应明显更高的物价增长预期。

但乌克兰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加剧,欧洲经济面临的困境比美国更不稳定,经济学家对具体加息幅度存在分歧。拉加德没有就欧洲央行的政策前景提供新的见解。

道明证券驻纽约的高级外汇策略师Mazen Issa表示:“欧洲央行处于困境,因为欧元区经济放缓幅度预计将超过其他主要经济体。欧洲央行决策空间面临内在限制,特别是相对于美联储而言。”Issa指的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欧元区面临金融分裂风险。

英国面临滞涨和政治不稳定

英镑一直是今年表现最差的主要货币之一,兑美元汇率下跌超过10%,原因是投资者担心英国经济严重放缓、通胀过热以及与英国脱欧相关的政治不确定性增加。

英国5月份通胀年率飙升至9.1%的40年高位。货币市场完全消化了英国央行8月加息25个基点的预期,并给出逾70%的可能性加息50个基点。但英国2022年初经常账户赤字创历史新高,激增至517亿英镑(628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3%。

即将于8月加入英国央行决策层的Swati Dhingra表示,英国央行应该逐步收紧货币政策,因为有迹象表明,经济放缓比之前认为的更加迫在眉睫。英国央行行长贝利也表示,除了准备好在需要应对通胀时采取“有力”行动之外,英银还有其他选择。他们的评论突显了英国央行在通过政策收紧抑制价格压力,同时又不进一步损害经济面临的艰巨任务,

City Index分析师Fawad Razaqzada表示:“由于对经济急剧放缓的担忧超过了通胀失控的风险,英镑继续被抛售。即将履新的Dhingra的这番表态更是引发了人们对英国央行将很快停止甚至逆转货币政策周期的展望。”

交易员也在关注英国脱欧后安排的进一步发展,这可能对英镑构成风险。英国首相约翰逊周初表示,英国今年可以单方面修改英国脱欧后管理北爱尔兰的贸易规则。

这将引发与欧盟的进一步冲突。该立法将单方面取代英国和欧盟于2020年达成的脱欧后协议的部分内容,并将被送回议会下议院进行所谓的二读。而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本周提议在2023年10月举行另一次独立公投。约翰逊和他的保守党则强烈反对公投,称这个问题已经在2014年得到解决。

日本央行:日元大起大落都不好

周一公布的日本央行6月16日至17日利政策会议上发表的观点摘要显示,一名董事会成员表示,日元大幅下跌可能会导致企业难以制定业务计划,从而损害经济。

富国银行的Nelson表示,最新走势表明,“市场卖出日元的倾向仍非常强烈,这一切都归结为日本央行是至今唯一没有开始收紧货币政策的主要央行。”

但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防范日元过度贬值的立场没有改变,但当局也在将注意力转向日元大幅上涨的风险,越来越不得不提防日元反弹。这表明,日本央行干预汇市的可能性低于一些投资者预期。

日本近期加强了对日元大幅下跌的警告,包括上个月政府和央行罕见地发表联合声明,明确表示如果日元下跌过快,他们准备进行干预。一些市场人士猜测,日本央行可能会调整宽松政策,以防止日元进一步下跌。但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对这种可能性置之不理,认为疲软的经济仍需要货币支持。

NLI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Yasuhide Yajima表示:“如果你知道美联储的激进加息将给美国经济降温,就很难预计日元会继续以目前的速度下跌。如果是这样,日本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来解决日元疲软的问题。”

澳元、纽元大跌超2%

由于对全球经济即将放缓的担忧日益加剧,商品货币下跌。澳元兑美元大跌逾2.2%,创2020年6月中旬以来新低至0.6783;纽元兑美元大跌2.3%,创2020年5月下旬以来新低至0.6161。

市场预计,澳洲联储将在下周继续加息50个基点,并将成为该央行有史以来首次连续大幅加息。但这对澳元没有太大帮助,随着全球经济前景恶化,澳元反而跟随大宗商品价格走低。

悉尼CityIndex的高级市场分析师Tony Sycamore说:“经济衰退的阴影笼罩着市场,澳元与铜的相似之处在于它在扩张中表现良好,但在收缩中表现不佳......它真的很难摆脱低迷。”

澳新银行对新西兰商业信心的最新调查显示,近63%的公司预计未来一年经济状况将走弱。主要的拖累不是需求不足,而是供应中断和成本压力飙升。

在这样一个供应受限的环境下,即使经济活动前景放缓,通胀压力依然存在是有道理的。这意味着新西兰联储可能会坚持其激进的紧缩政策,即使这意味着经济衰退风险。

加元相对坚挺

美元兑加元上涨逾0.3%至1.2933,加元相对其他商品货币抗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加拿大今年的经济增长将领跑七国集团。

在摆脱冠状病毒大流行后,俄乌冲突爆发导致石油和小麦价格飙升,许多国家面临因此而强化的高通胀威胁,经济增长或远低于预期。但作为世界第四大石油生产国和第四大小麦出口国,加拿大的命运完全不同。

加拿大会议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Pedro Antunes表示:“如果你看看俄罗斯和乌克兰出口的商品,这些商品基本上与我们出口的一揽子商品相同。这不仅会为公司带来利润,还会为政府带来利润。”

汇率兑换查询